我为什么花了一年还没通关《宝可梦 剑》

作为一个游戏玩家和从业人员,游戏界的传奇级IP宝可梦,是一定不能没玩过的。很久以前我零零散散通关过火红、黑,但后来忙于学业工作,对于新作只是看看评测,已经很久没有亲自玩过了,十分怠惰。

于是去年我发下宏愿:我要通关《宝可梦 剑》。

现在,2021年10月,我的《宝可梦 剑》游戏时长还停留在1小时,还逗留在木杆镇的菜鸟训练师了属于是。

宝可梦真的挺好玩的,虽然它是古早的回合制游戏,但从零开始收集宝可梦,一点点挑选、培养小家伙的过程很有成就感,地图迷宫难度恰到好处,技能属性系统又有深度。那种少年怀揣梦想冒险的感觉,现在想起来也让人忍不住想再重玩一次。

(虽然玩过不少高画质游戏,但第一次看到飞云市时,还被它的宏伟震撼到)

唯一的问题是,每当我想打开它的时候,都觉得手指万分沉重,情绪古井无波,NS的屏幕该擦一擦了,追的《入间同学入魔了》刚好更新了,或者先上《原神》做个日常也不错,几个小时后,带着又没玩成游戏的自责开始入睡。

那么,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?

说到这里,可能你会想起那个最近兴起的名词“电子游戏阳痿症”。这个词其实非常实在,意思是说,很多玩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打不动游戏了,就算面对已经loading好的游戏主界面,也没有start的欲望,简称力不从心。

(同事群里的讨论)

为了证明我并非罹患此症,我试图在国庆做出反击。

于是我早在9月28日就做好了计划表,把库里各种才“4小时”“8小时”的游戏,全都整整齐齐地下回来安装在桌面;不顾家人“也不嫌麻烦”的目光,把手柄和头戴式耳机都塞到了行李箱,嘿,快乐沉浸式国庆游戏生活正在招手!


七天后,我看着唯一一个被打开过,只过了三层异形之塔,人物等级停留在38级的《破晓传说》陷入了沉思。


明明是悠闲的假期,明明有大量的游戏,双倍的快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

查了查网上“电子游戏阳痿”的帖子,发现和我的理由都差不多:

因为养成了碎片化做事的习惯,一有时间就下意识地干别的事,反而是小时候一有碎片时间就要打游戏;


没有激情,懒得动;

最重要的是,当人大部分精力都耗费在和工作压力对抗的时候,“必须要玩”也会变成一个有压力的东西,让人下意识逃避。

(还有人发散思维进行了延伸总结)

好吧,我可能早就“病入膏肓”了。这就是我迟迟走不出木杆镇的原因之一。

我突然想起自己刚工作时陷入的焦虑状态,其实现在也没有完全走出来:每次一想到还有那么多新作没玩,就觉得不能浪费时间在别的游戏上。对于已经通关的游戏比如《神界:原罪》,不敢再用独狼模式通一遍(那要花至少100小时),也舍不得花3小时钻研睡袋小技巧;一分钟掰成120秒用,曾经想一个晚上把《王国保卫战》打完;照着全流程攻略,难度能选简单就选简单。


(游戏方面的重症算是齐了,就差召唤神龙了)

没有坚持玩《宝可梦 剑》,好像也有这方面的因素。

不仅仅是“玩不动”,而是总是被生活、工作和新游戏追赶,在焦躁编织成的压力网中越陷越深。新游戏来不及好好咀嚼,老游戏顾不上沉下心品味。越是这样,越是没动力打开游戏,越是陷入恶性循环。

以前很不明白一个事情,为什么会有那种专门方便上班族单手刷刷刷,策略性薄弱,只要点点点自动战斗就行的游戏呢?

现在才知道,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就能完成“玩了”这件事,给了自己“已经得到了娱乐”的心理暗示,实在是一本万利。

我们曾经发过一篇标题为《非典型游戏玩家》的文章,作者表示,她曾经是一位肝WOW到半夜的重度游戏玩家,下定决心此生不渝。而现在,手机里最多的是《老农种树》《企鹅岛》这种佛系游戏,不想肝的时候,每天都就只打开十分钟。


但这仍然很让人快乐。

这么说来,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心态问题。在生活的不同阶段,对游戏有着不同的态度和接受能力,实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你可能《英雄联盟》新出的英雄已经一个都不认识,别人玩《风来之国》你只有时间看看《大地之子》,没有办法强迫自己肝完某个大作,库里放着一堆只开了个头的游戏。

这时候,也不妨在《英雄联盟手游》和朋友来局0-11-1,坐地铁的时候再推一局消消乐,把手机里的放置游戏打到最高级。

然后慢悠悠打开《宝可梦 剑》,努力往前再走一步。

来试试我们全新的微信小程序「Tap新手游」吧!轻松了解手游资讯,无需打开TapTap就能快速预约游戏!

点击下方卡片进入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野味新闻 » 我为什么花了一年还没通关《宝可梦 剑》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